桜黎

qwq安哥加油

无光破晓:

球球了……

梵瑛🌻:

_(:з」∠)_安哥快站起来!!

凸凹世界:

编剧11有句话想告诉大家……

(安雷)Inattendu【意料之外】

安雷同人
ooc
调酒师安x总裁雷
第一章是安哥,链接放评论里
第二章就是这个,雷总的
小学生文笔,淡定淡定问题不大
如果没问题,那么

▼㈡暴躁总裁
    “总经理,我们给雷氏提交的这份合作议案,对方真的会有兴趣吗?我可从来没见过哪次合作中雷氏是吃亏的一方……我们这合作后利益我们公司六成,雷氏四成…代理权全权交给我们……这些都不现实叭……”
    某集团一个新来的的小秘书问道。
   “放心,没有吃过亏…我们可以开先例,反正这次,雷氏不想与我们合作也没办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氏公司总部。
  “什么?!?”
  “虾皮集团要单方面解除合作?”
  “我亲爱的艾比秘书,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雷狮咬牙切齿道。
  “诶诶诶雷总,别生气,我觉得,这事咱们还有得谈……”
  艾比讪讪道。
  “哦?有得谈?那么请你告诉我,怎么个谈法啊?艾比秘书。”
  雷狮恶狠狠地看向艾比,因为他已经能预见到艾比接下来说的话。
  “唔,就是…雷总……虾皮集团的女儿一直喜欢您您知道的叭……或许雷总你肯牺牲一下色相还有转机……”
  艾比看向自己拥有帅气脸庞的BOSS,她打心底觉得,这样出色的外貌,拿来利用一下才不亏……虽然她不敢说出来。
  “呼…你出去,我想想对策,现在的我看着你只想锤人。”
  雷狮看着艾比,忍住给她一记雷神之锤的冲动说。
  “啊好好好,雷总我们有话好说,我先出去,您忙……”
  艾比现在巴不得早点逃离这个充斥着死亡气息的办公室,她害怕自己再多在那里待上一秒就会永远留在那里了。
  “喂,虾老大吗?我希望这次贵公司单方面解除合作能给我们雷氏一个合理的解释。”
  去除掉雷狮一身的臭脾气,他干起工作还是很认真的,不然不可能在如此年轻的年纪就全权管理雷氏这么大的公司。
  “哎哟哟我当是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雷氏二公子啊。”
  对方用谄媚的语气回道。
  “别和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需要一个解释,合理的解释!”
  雷狮显然并不吃对方这一套。
  “啊呀别生气别生气,这事儿啊可不是我们不厚道,雷大公子可是和我们说了,解除和你们的合约他们给我们双倍利益签合约……雷二公子,你说,谁会和利益过不去呢是吧……”
  对方觉着这种事反正与他无关,是雷氏自己的事,索性就说了,反正和谁合作都不会影响到他的利益。
  “啧”
  雷狮的手直接拍在了面前价值不菲的办公桌上,手机……手机直接被他甩飞了出去。
    突然,雷狮像是想起了什么,想打个电话叫他的秘书艾比进来。结果抬头看到被他甩飞不知还存不存活的手机上,手握成拳“Duang”的直接敲在桌子上。
  “呼”
  雷狮顺了一下气,拿起面前的座机,给艾比打了个电话:
  “艾比,和绅士集团的总经理约个时间,说上次他们想要的合作我们可以谈一谈。”
  “噢没问题,我马上去安排。”
  艾比现在可一点都不敢惹这位神仙,连忙接了任务去忙了。
  某牌大酒店的包房里。
  “雷总,久仰久仰,今日终于得见,果然是少年英杰啊。”
  雷狮听到这些这些所谓的恭维话就烦,这年头是不拍马屁活不下去了吗???当然这只是雷狮的内心,身居这个位置,有些东西由不得他任性。
  “不敢当,只是绅士老总略微比晚辈年长点罢了。”
     这话听在绅士老总耳里,可就不是这么个意思了。这不明摆的你比我老公司还没我大的高档上版本吗???
  艾比此时此刻坐如针毡,雷总啊雷总,你是出来谈案子的啊,这个时候能不能把你毒舌的性格收一收……
  “那是那是,我们怎敢和高高在上的雷氏二公子您相提并论呢?”
  绅士集团老总抖着一身肥肉,谄媚着,却心道:呵,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几时。
  雷狮听着来来去去对方的台词就这么几句,很是不爽,他从来不是一个爱拐弯抹角的人:
  “那么绅总,我们现在可以聊聊正事了吗?”
  雷狮也明白他是出来谈案子的,最起码的态度得放出来,所以他尽量控制着艺姐的情绪,心平气和的说话。
  “当然当然。那么雷总,听说贵公司对我们之前提交的合作议案有意向,是吗?”
  虽然这个人一身肥肉,还有一肚子坏水,但是终归坐了这个位置好几年,总算把话题引入到正题上。
  “是,我们可以把代理权给你们,但是那份合作议案上的条例或许我们应该重新制定一下。”
  本来这次合作就已经是雷狮看公司最近经济效益不行做出的让步,而议案上的什么“合作后获得的利益绅士六成,雷氏四成”……这可能吗?他雷狮在商场上什么时候吃过亏!!!
  “哦,条例?您是指经济效益分成吗?”
  雷狮闭口不言,但是恶狠狠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个……大概不可以呢,但是其他的我们都好商量。”
  绅士总经理看似谄媚,却从头到尾没有一点让步。
  “众所周知,现在雷氏最大的代理合作商虾皮单方面解除了合约,对雷氏的影响十分巨大,而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绅士接下这个烂摊子,想想再把它活络起来可不容易,所以,经济利益分成我们绅士占大也是应该的。更何况,现在的雷氏,怕是连这四成都很需要吧?嗯?”
  雷狮攥紧拳头,但是终究没有敲出去。
  “混账,你以为我们雷氏差你这么个合作商吗?滚,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雷狮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怒气,怎么,他的公司出了点问题,也是这种渣皮可以嘲笑的?不可能!!!
  “呵,那么雷总,我们就先告辞了。合作的事您可以好好想想,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滚。”
  雷狮此时此刻不想给面前的人多一个字,只想叫他赶紧滚出自己的视线范围。
  很快,偌大的包房就只剩下雷狮和艾比两个人在这里。
  “呼”
  雷狮渐渐平复下心情,看向艾比:
  “艾比,去把饭钱结了,我们该走了。”
  “是,马上就去。”
  艾比退出包房付钱后,雷狮捏了捏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头疼的毛病又开始了……”
  雷狮从小就会头疼,但是他从来不知道原因。记忆中,有个时候他会头疼欲裂,甚至几天都缓不过来,脑子也不清醒。大概是他八岁时的一个玩伴,治好了他。当然,另一个小男孩也没有做什么,在雷狮的记忆里,他从小就是孩子王,但是在头疼这个毛病愈来愈严重之后,平时的跟班也都不愿意再搭理他。当时的他每天被头疼折磨着,也不想管这些破事,谁曾想,那附近一个一直被他打压着的孩子,在他头疼期间,夺取了他的地位,还让所有孩子孤立他。得知了这件事的他当时其实很想起来直接给那个孩子来一顿。但是显然,被头疼折磨的他做不到。那段时间,雷狮都会一个人坐在花园的树下,头疼得睡过去,醒来又继续头疼的睡过去……反正所谓的家长也不会管他。
  殊不知,这些都被一个大他一岁的小男孩看在眼里。小男孩知道雷狮的脾气很差,所以从来不会去打扰他,因为他知道:雷狮这么骄傲的人,一定不会愿意别人看到他的软弱叭……所以,他从来都只是默默守护在雷狮的旁边。每一次,雷狮头疼欲裂昏睡在树下的时候,他才会出现,让小小的雷狮把头枕在他的腿上,轻轻的安慰着他。说来也奇怪,雷王星许多医生都没能把雷狮的头疼治好,却因为这个小男孩的照顾,在一天天好转……甚至有好几次,雷狮都已经感觉到了在他不清醒时旁边会有人在照顾他,对着他说话,他还隐隐约约听到了:
  “雷狮……你一定很疼吧……没关系哦…我会…一直守护着你的……因为……我是你的……”
  其他的话语,雷狮都没有一点印象了。
  后来雷狮的头疼好了,他却从头到尾都不知道那个小男孩是谁,也再没有见过他。
  “雷总……雷总??”
  艾比已经重新回到了包厢,却看到她的BOSS大人居然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就睡着了……惊了,他的BOSS大人对自己睡眠的要求从来都很高,甚至雷狮办公室里的休息室当时都是他亲自盯的哨,担心工人的不用心会对他的睡眠质量造成影响……现在他居然在餐桌旁杵着头就睡着了?
  艾比感觉有点不真实。
  雷狮听到声音就醒了,毕竟在这种地方他不至于陷入深度睡眠。但是连他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地方睡着。还隐隐约约梦到了以前的事。是因为头疼的原因吗?他不知道。他想,或许自己最近该去检查一下身体了也说不定。
  “钱付了吗?付了的话走了,回去还有事要做。”
  “额,雷总,我去付钱的时候店员说绅总已经付完钱走了,还给您留了句话…说是您现在手头紧,饭钱这种东西还是留着自己出去喝点酒也是不错的………”
  “啧”
  雷狮手握成拳,又是一记给了这个可怜的餐桌。他雷狮何曾被如此羞辱?!?
  “算了,走吧,先离开这。”
  总之,现在他有再大的脾气也不能在这里发。
  离开时,看着那张他不经意就睡着的椅子,喃喃道:
  “守护……我吗?”
  那么你现在又在哪里……

大概,下一章他俩就能见面???嘛反正是发糖文,不在乎这么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如果喜欢,可以顺手点个推荐咩w
十分感谢www

(安雷)Inattendu【意料之外】

安雷同人
ooc
调酒师安x总裁雷
类似于楔子一样的东西放在评论里了
如果没问题
↓↓↓↓↓

▼㈠金牌调酒师

      “嗡~嗡~”
      “嗡~嗡~”
       “啧”
        就算是脾气出了名好的安迷修,大早上被人打电话扰人清梦,也忍不住啧了一声。但是,他默默遵守的骑士守则不允许他在任何情况下对别人不礼貌,即使他现在爽。
       “喂,你好。”
 标准的礼貌接电话。
       “诶,安迷修你还没有睡醒吗?”
 哦,原来是金。
      “唔,还好,刚醒,金你找在下有什么事吗?”
         虽然大早上被人扰了清梦,但是听着金充满活力的声音,感觉还不算坏。
       “抱歉啦安迷修,一大早就打电话来。唔,事情是这样的,马上就要到圣诞节了,Accro【上瘾】呢也应该有些节日活动,但是那几天我和格瑞都不在,所以我们就交给了主管鬼狐负责,他大概是提议开个调酒party什么的…嘛其他的他说他会搞定,但是希望你作为咱们Accro【上瘾】的金牌调酒师,在调酒party那天能出席。”
       金叽里呱啦讲了一大堆。
      “嘛,那天需要在下做些什么吗?”
        虽然安迷修明白鬼狐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点子,但是出于他的修养他又不好拒绝,只好问清楚一点。
       “嗯,这个我不太清楚呢。大概是叫你镇镇场子?”
        安迷修冷汗,估计鬼狐并没有把完整计划告诉金和格瑞两个老板。
       “那在下试试吧,搞砸了,可不怪在下。”
安迷修无奈道。
       “真的吗?你真的答应了吗?嗝儿瑞,安迷修答应了!”
金小可爱朝旁边的格瑞笑嘻嘻的说着。
       似乎是有点看不下去金打了这么久的电话,格瑞抢过电话:
    “那么就这样,那天的事宜都由你们负责。我相信你会完成的非常出色。”
       说完便不等安迷修回复直接挂了电话。
       啊,我这是摊上了什么老板啊…压榨员工……让金打电话来一定是鬼狐出的馊主意叭…一定是叭…知道在下拒绝不了天使的请求……哀嚎。
       啊~唔,打完哈欠,安迷修起身,从床上下来,把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的出了门。然而,就在Accro【上瘾】的门口:
       “诶,这不是咱们的金牌调酒师安迷修大人嘛?”
        鬼狐看着他的“摇钱树”揶揄道。
        “…走吧,先进去,进去之后好歹给我讲一讲你那个什么调酒party想要怎么弄叭。”
        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么也只能好好去做了。
        “那个啊,没事,不急,你先做着你现在的工作吧。到时候我会安排的。”
        看样子鬼狐并不打算告诉他party的计划。嘛算了,本来来这里做调酒就是闲的,他也确实没什么事情干,随他们折腾叭。
        安迷修在自己的白衬衫外套了一件黑色的马甲,以一副标准调酒师的装束走向自己散发着黑曜石光芒的调酒台。
        这个店着实没有什么客人。他百无聊赖的拿起旁边的工具,给自己调了一杯紫色幽深的酒,修长的手指举起酒杯,轻轻的晃动着,然后放在唇边浅浅地抿着。
        这杯如同塔桑石般散发着紫色光芒的酒,映在安迷修绿色的眼睛里,好像能让人一点…一点的沉沦下去,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这是安迷修为自己专属调的酒,也是他最爱的酒。
        他给这杯酒取名叫Tentation【诱惑】,因为他觉得紫色真的……很诱人。至今他还没有找到能让他觉得完美的紫色,而大概这,也是他百无聊赖人生所剩不多的一个乐趣。
        在他品尝着这杯自己专属的酒的时候,他终于迎来了今天第一个客人。
       “今天的凯莉小姐依然很美丽呢,凯莉小姐作为在下今天的第一个客人,在下深感荣幸。”
        确实,凯莉十分会搭配自己的衣服,今天她穿了一件红黑色的小纱裙,胸前的弧度被完美的包裹起来,再由红色的纱巾作为装饰,细细的黑色丝带穿过领口围绕着锁骨系在颈上,而黑色的后裙摆明显比前裙摆长一些,达到脚踝处,上面还零零散散的镶嵌了一些水钻,与凯莉头上的星月头饰形成搭配,再加上凯莉有意无意的轻轻用口红润了嘴唇…总之,凯莉今天的装束十分令人赏心悦目。
        凯莉粲然一笑:
      “那么,今天你可以给我调一杯调酒单上没有的酒吗?”
      “当然,在下很荣幸为美丽的凯莉小姐效劳。只是不知凯莉小姐今天想喝什么样的酒呢?”
         虽然他是一名调酒师,但是很少会给客人调配原创的酒,至于原因,大概是因为他没有兴趣叭…当然,为美丽的小姐调配酒,他从来不讨厌。
        凯莉的眼神围绕着安迷修的调酒工具看来看去,也不知道要一杯怎样的酒,最后,目光定格在安迷修手里的酒杯上:
        “那,这个可以吗?我很喜欢它的颜色。”
         安迷修看了看手里的酒杯,有些抱歉的道:
        “这个…大概不可以呢,这是在下的专属酒,对在下有着特殊的意义,你看这样可以吗,在下根据自己对凯莉小姐你的感觉来调配一杯属于你的专属酒,怎么样?”
        特殊的……意义吗?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他只是仅仅不想与别人分享罢了。但是显然,他也不想亏待面前这位美丽动人的小姐。
        “这样吗?也不错,那我就期待你所谓的专属咯~”
        凯莉并不在意,调笑道。
        安迷修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开始了调配。
         他取出了度数不算高的红色酒,摇曳着酒杯,往里加了十几种果酒,红色摇曳着,夺取了黑色的光,一点一点,散发着紫色的魅惑。他又重新拿出一只杯子,绿色…黄色…蓝色…这杯阳光的风格与上一杯沉郁阴暗而又不失格调的酒似乎风格迥然不同。但是,他却在充满着阳光气息的那杯酒中铺了一层冰沙,然后将红紫色的酒倒了进去。两种风格迥然不同颜色的酒,在冰沙处撕咬、缠绵,颜色慢慢混乱的同时,又散发着一钟独特的美丽。安迷修又拿出活力十足的汽水倒入其中,刚想沉寂下来的两方又充满了活力,相互倾轧着,隔着冰沙争抢着属于自己的领地。终于,这杯酒沉寂下来,似乎两边都被迫有了对方的融入,可是却依旧能看出原来出于各自的色彩。
        安迷修开始解说:
        “优雅高贵的红紫色,是你给在下的第一印象,你美丽,大方,高贵,优雅,似乎像个精灵,却拥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黑色。但是,与你的外表不同的是,你是一个很有活力的人,古灵精怪,似乎永远有用不完的新点子。你的存在,可以让你周围的人感受的愉悦,而你的独特,能让你周围的人不自觉……沉沦下去,这就是在下给美丽的凯莉小姐调配的Charme【魅力】,请品尝。”
        凯莉嘴角浅浅一提:
       “很精彩,我想,能喝到你调配的酒,或许真的是一种荣幸。”
        接待完第一位客人,安迷修又陷入了无聊的境地,毕竟,这个在凹凸星球十分出名的清吧Accro【上瘾】做金牌调酒师,可不是人人都有资格享受到他的酒的。所以,他每天接待的客人都很少,更多的时候,是把他放在这里当个招牌,毕竟,就算是得不到品尝他的酒,每天来这里看安迷修式标准笑容以及他那张帅气脸庞的小姐可不在少数。而掉进钱眼里的主管鬼狐发现这件事之后,就和格瑞说了这件事,延长了安迷修的坐班时间。
        安迷修的内心:无聊,好无聊啊。
  又无聊的坐在吧台上坐了一个上午,安迷修表示,自己的人生除了吃饭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干的事情了。
  安迷修坐在高凳上,整个人慵懒的斜趴在这时不时散发出黑曜石光芒的桌上,看着自己面前一杯杯让人眼花缭乱的液体,骨节分明而又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酒侍埃米走过来时,看着安迷修这颓废样,还特别好心的将桌面上的高脚杯液体来了个叠叠乐,对安迷修说:
      “无聊的话,找点兴趣不就好了吗?”
        安迷修长呼一口气,喃喃道:
      “Intérêt【兴趣】……吗?”
        好不容易坐起来不赖在桌上的身体,安迷修将长腿搭在凳脚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抖着,左手撑着那不论什么时候都一脸标准笑容的脸,寻找着这个地方能让他提起Intérêt【兴趣】的东西……
        绚丽灯光环绕,透着让人沉沦的气息。在这样的环境里,我真的可以找到Intérêt【兴趣】吗?安迷修的内心显然没有底。他将埃米摆放成叠叠乐一般的酒杯,抽下来一个,其他的酒杯,仿佛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来,里面的液体,也有着顺序的倒在叠放在底层的酒杯里,而倒下液体的酒杯,却稳稳的立在桌上。这一排酒,颜色一杯比一杯深。安迷修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拿起最尽头那杯颜色最深邃、黑色中隐隐透着一丝光芒,却无法看清的酒,喃喃:
   “Intérêt【兴趣】………”

文应该不算太长,因为是发糖w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爱你们w

(安雷)Inattendu【意料之外】

安雷同人
调酒师安x总裁雷
有点ooc
小学生文笔
如果没问题
↓↓↓↓↓

从淡黄色慢慢渐变到草绿,再渲染成天蓝是很美妙的事,尤其是这样的神迹产生在一杯酒上,安迷修勾起旁边盛放着碎冰的壶,往这杯酒里倒了少许碎冰。
啊,看着这些冰好像饥渴般的汲取着杯子里的色彩,把原本整齐的渐变搅得一团糟,真是件很美好的事呢。如果安迷修不是每天都要调这杯酒很多遍的话,他的确会这么觉得。修长的手指挑起盘中摆放的一片柠檬,搭在高脚杯的边缘,递给面前的小姐:
“美丽的小姐,这是您向我索取的Pur【清纯】,请您品尝。”
说完,安迷修露出一副标准的迷人微笑。似乎,在人前,他永远都有着这副笑容,没人能打破。
所谓的美丽小姐拿着酒红着脸走开了。安迷修又回到了百无聊赖的状态。
直到,他又看到了门口那穿得一脸正人君子的人,他盯着那双好像坦桑石般散发着迷人紫色光芒的眼睛,舌尖舔向嘴唇:
“雷狮,你还能带给我多少Inattendu【意料之外】呢?”



那啥,这算是文章介绍,估计是篇不太长的文hhh
顺带一提,某圆也有更新这篇文,是原创,看到的小可爱就不要说我盗文啦
爱你们w